克拉里达在达拉斯联储总部的一次采访中对达拉斯联储总裁罗伯特卡普兰和包括商界领袖和几位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在内的群众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能力耐心地查看数据”以决定在何处设定利率。

而在此之前,这位部长也始终坚称,中国没有单独“针对”澳大利亚。